拳头党率先宣布攻打火箭议席,如今火箭宣布上阵和丰议席,社党估计会输掉和丰才来呱呱叫?!!!

0

行动党搅乱社党胜算,国大党有望重夺和丰?

大选前哨

霹雳州和丰一直以来都是国大党堡垒,前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在1974年中选为和丰国会议员后,盘踞当地长达34年,被称为“和丰之狮”。直到2008年大选卷起政治大海啸,国大党才输掉和丰,而三美威鲁也以难堪的败绩结束政治生涯。

当时的屠龙手——社会主义党的再也古玛(D Michael Jeyakumar)此役一战成名。他原是一名医生,已在当地耕耘数十年,曾四度在和丰竞选。

1999年,再也古玛在行动党旗帜下竞选败阵,之后的3次大选借用公正党旗帜上阵,终于在2008年攻下和丰,且在2013年大选中成功守土。

再也古玛平常心看待

再也古玛在担任国会议员的两届任期中辛勤服务,也在国会积极问政。不过,他将在来届大选面临艰难挑战。

由于社党既未加入希盟,也未与伊斯兰党结盟,再也古玛心里明白,他要在下届大选胜出的机会很渺茫。

一方面,经过两届大选的败绩后,国大党图谋在来届大选打赢翻身战。此外,行动党已放话将角逐和丰,再加上一旁虎视眈眈的伊党,再也古玛可能会面对一场四角混战。

然而,再也古玛维持平常心,并把命运交给和丰选民决定。

“这全掌握在和丰人民的手中……在所有候选人中,他们是否最支持我,投我一票?我也不知道。”

2013年大选,再也古玛仅以2793张多数票胜出。一旦出现多角战,势必分散在野党票源,提高国阵的胜算。

华裔料转投行动党

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再也古玛在当地耕耘多年,草根社运分子和医生形象深入民心,拥有一定的支持票。

霹雳水力村村民纳拉亚南(Geeva Narayanan)以及莫加斯瓦里(K Mogaswari)就很笃定地表示,再也古玛过去曾协助他们解决一些地方问题,所以无论多少政党加入战团,依然会把票投给再也古玛。

现年47岁的蕉农卢协利也曾获得再也古玛的协助。当时,他面对一些法律问题,再也古玛为他找来前净选盟主席安美嘉担任义务律师,分文不收。

卢协利在和丰新邦椰朗(Simpang Jalong)市集受访时说,就个人而言,他肯定会支持再也古玛。然而,他认为,其他华裔选民可能会转投行动党。

“他这次的胜算较低,因为将有三角战。华裔选民会看党徽(火箭)来投票。”

印裔票回流国阵?

根据上届大选的资料,和丰国席约有39%华裔、33%巫裔与21%印裔选民。

公务员威再也(T Vijayanadarajan)同样认为,华裔选民将支持行动党,让国阵坐收渔翁之利。

“即使华裔选民投给行动党,它也不能胜出,因为国阵选票不会转向。”

“国大党肯定会胜出,社党则会‘消失’。”

威再也在和丰镇受访时表示,虽然再也古玛也曾协助他解决一些问题,可是他会把票投给无胜算的候选人。

伊党党员不投社党

在马来票方面,再也古玛同样面对挑战。随着伊党与民系党自组和谐阵线(Gagasan Sejahtera),再也古玛很可能将流失伊党支持者票源。在当地33%马来票中,相信伊党支持者占了一定数量。

当地伊党领袖诺丁(Nordin Mat Yazid,见下图)在巫统票仓叻沙垦殖区(Felda Lasah)受访时说,他其他伊党党员过去曾替再也古玛助选。

不过,自从伊党和主要在野党决裂后,诺丁等人就接获党指示,与社党断绝来往。

“这里(叻沙垦殖区)大部分人在第13届大选中支持国阵,但伊党支持者都投给再也古玛。”

“这次,若他同意在和谐阵线下竞选,我才会支持他。”

诺丁认为,社党在来届大选守住和丰的机会,可说是微乎其微。

社党拒向希盟妥协

尽管局势看似不利再也古玛,但他并未把选举的得失成败放在心上。他告诉《当今大马》,即使败选,也将继续努力推动社会主义与草根工作。

“我从政前已在推动这些工作,后来从政是希望引领不一样的政治文化。这是一场长期斗争,(就算落败)我还是会一如往常地工作。”

再也古玛声称,希盟曾伸出橄榄枝,答应让社党出战和丰,但条件是社党不能到其他选区竞选。

结果当然是双方谈判失败。

“我们认为这条件过于苛刻,我们不要被排挤。我们创党不是为了好玩。他们(希盟)或许认为我们像个蚊子党,一下就捏扁我们。所以,我们只能站起来奋战,或自行收档。”

“我们不会只为了我一个席位,就放弃长远计划和愿景。”

再也古玛承认,一旦出现多角战,行动党将分散他的华裔支持票,进而影响其胜算。

不过,他认为,行动党同样胜算渺茫,只会让国阵坐收渔利。

“我不认为行动党会赢,它无法获得马来票,甚至可能比我上届大选的得票更少。”

“我也不认为国大党会成炮灰,反之他们会笑到最后。”

传西华尼申将上阵

行动党迄今还未宣布会派谁攻和丰,但传言已圈定现任宋溪州议员西华尼申(A.Sivanesan,见下图)为其中一名潜在候选人。

现年61岁的西华尼申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也不讳言,他就是内定候选人。他更相信,凭借行动党与他的个人声望,他将能攻下和丰。

他声称从去年就开始在和丰耕耘,而且还定期在4家淡语报章发表文章,阐述政见。

“如果行动党来这里(和丰),无论你喜欢与否,选民会看着火箭党徽来投票。”

他举例,1999年大选廖金华退出行动党后,初试啼声的郭素沁即在士布爹国席胜出。

按照西华尼申的分析,占总选票39%的华裔大部分将投给行动党,而占33%的马来选票将回流国阵,意味占21%的印裔票将成为造王者。

“假设国大党、社党和行动党获得均等的印裔票,行动党将凭着华裔票的优势,胜算比社党较高。国大党则可能最不受看好。”

国大党自信会翻身

不过,国大党却深具信心。根据国大党和丰区部主席依朗奥文(M Ilangoven,56岁),近几年当地国大党党员人数节节上升,整个党也一洗颓势。

他很有信心,国大党将能重夺和丰。

依朗奥文说,最近短短7、8个月内,国大党在和丰新成立10个区部,目前共有42个区部。

“我们共有7400名党员,另有1200人刚呈交入党表格。”

若依朗奥文所称属实,而这些入党申请全数通过,国大党将掌握和丰1万1080名印裔选民中的77%选票。

上届大选,国大党派出迪温玛尼(SK Devamany)上阵和丰。迪温玛尼曾担任霹州议长及首相署副部长,目前是国大党署理主席。

三美威鲁余威犹在

国大党也相信,三美威鲁(见下图)遗留的影响力,将是他们重夺和丰的最大武器。

国大党的和丰区总部,即是三美威鲁败选前的选区办公室。虽然三美已败选两届,但办公室墙上依然挂着一张他的黑白照。那是他在1974年庆生时的照片,那年也是他首度当选和丰国会议员。

若从怡保驾车驶进霹州内陆,在江沙路上将经过一个个纯朴小镇,大部分小镇多年来一成不变,但一到了和丰,马路忽然变得宽敞,交通灯还附设数码倒数器。

这些道路若建在巴生谷一带的城市见怪不怪。但和丰作为内陆小镇,不仅有宽敞大道,还有大间的消防局、警局、学校、体育设施和医院。

国阵支持者认为,这些基础设施,都是三美威鲁担任8届和丰国会议员期间所带来的贡献。

当地选民重视发展

现年63岁的周英杰(Chew Eng Kiat,译音,63岁)说,多年来,和丰人民依然很支持三美。

“三美威鲁任内贡献良多,他当时也是工程部长,帮了很多穷人……他真的帮了很多印度人。”

“反观在野党已在这里中选两届,我不知道他们带来什么改变。”

周英杰在当地一家制面厂担任销售员,他以国阵支持者自居,并强调比较倾向把票投给“能为我们做事的人”。所以,他一向来把票投给国阵。

50岁的商人沙里(Saari Yahya)则投诉,再也古玛中选后,和丰的发展比过去缓慢许多。

他认为,这是因为国州议员来自不同政党,彼此之间缺乏协调所致。

和丰共有两个州议席,一个是也朗区,州议员是行动党的罗思义;另一个则是连登区,州议员是巫统的祖卡菲利(Zolkafly Harun)。

就像周英杰一样,沙里也很怀念三美威鲁担任议员的日子,“当时道路整齐宽敞,因为他是部长。”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