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份!不是贪污,只是租贵??!!!税收局关丹分行月租68万,一年需花816万令吉缴付租金,不会自己买下来啊??!

0

税收局关丹分行月租68万,财政部声称合理

国会报道 尽管内陆税收局关丹分行的月租高达68万令吉,或年租达816万令吉,而受到非议,但财政部却认为“合理”。

不过,财政部志期本月11日的国会答复中,回答公正党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的质询时,并未正面证实或否认上述租金额。

财政部只表明,该租金为该部属下的房产估价及服务局(JPPH),根据关丹市办公室租金水平而设下的标准。

该部也表示,内陆税收局从2014年起租下和搬到CDO大厦,原因是税收局职员和客户日趋增多,原本位于翡翠广场(Kuantan Centre Point)的旧办公楼早就不胜负荷。

现有大楼空间充裕

“因此,租借CDO大厦颇为合适,因为该建筑物的面积共有20万3455.47平方尺、13楼高及2个地下车位,而足以容纳彭亨内陆税收局主任的办事处、关丹分局和关丹调查分局。”

“该建筑物也为260名官员挪出了空间。”

此外,财部在回答中表示,有关租金也涵盖了家具、器材、火险、维修费、地税、产业税和保安等。

CDO大厦为一家私人公司CDO Resources有限公司的产业。

为何不向官企租用?

傅芝雅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质问,为何内陆税收局选择向一家私人公司,而非官联企业或州政府的子公司租借办事处?

“或者,为何内陆税收局不向彭亨州政府征地来建造办事处?”

“每个月缴付68万令吉租金,是一笔很大的钱。”

公正党德伦敦州议员沈春祥和士满慕州议员李健聪曾于今年7月挑起此课题,质疑内陆税收局租CDO大厦的做法浪费公帑。

他们当时透露,彭亨州议会于2014年12月的书面回答指出,有关办事处的月租为68万令吉,6年租约,当局估计一年需花816万令吉缴付租金。

年轻董事获近1亿贷款

另外,李健聪今日较后揭露,CDO Resources董事都是年龄介于30岁左右的青年,但该公司却拿到9500万令吉的贷款扩展业务。

“根据CDO大厦的租约,内陆税收局每个月缴付68万令吉予CDO Resources,每年缴付的租金总计为816万令吉。此外,CDO Resources的缴足资本只有300万令吉,却成功从大马工业发展融资机构(MIDF)获得9500万令吉的贷款,利息只是4%而已。”

李健聪在文告表示,在有关贷款下,CDO Resources每年只需缴付360万令吉,却可以透过CDO大厦收取816万令吉的租金。

“扣除缴付利息后,CDO Resources每年可赚取456万令吉的管理费。此外,我们在搜查有关公司的资料后发现,CDO Resources拥有三名董事,三人都是兄弟姐妹,最年轻的董事今年24岁,年纪最大的董事则只是31岁而已。”

租金比市价高出太多

李健聪也是公青团宣传主任。他质问,CDO Resources三名年轻董事究竟拥有什么优势,让他们可以透过300万令吉的资本获取9000万令吉巨额贷款?

“此外,根据I-property网站的资料,关丹丹那布爹附近地区店屋底层的租金是大约每方尺1令吉,然而根据关丹区国会议员傅芝雅在国会获得的书面答复,CDO大厦的租金平均每方尺3令吉34仙。就算把家具等费用纳入租金内,也不应该缴付超过3令吉的天价租约。”

“显然的,内陆税收局宁愿支付昂贵租金,都不愿意自己新建办公室,是为了捍卫CDO Resources的董事利益。我敦促财政部清楚交代有关租约是否有公开招标,而CDO Resources是以什么条件获得大马工业发展融资机构的9000万令吉巨额贷款?”

加入团结党惹祸?商家控诉遭税收局对付

前巫统青年团支部领袖卡比尔控诉,自上个月加入团结党后,内陆税收局开始找他麻烦,甚至被内陆税收局起诉。

卡比尔(Syed Kabeer Rifaee K Hamzah)今年44岁,在安邦经营餐馆,他向《当今大马》表示,未加入团结党前,没面对内陆税收局的税务问题。

但他说,自10月15日加入团结党后,内陆税收局人员开始找上门,甚至起诉他未缴付税务。

“此前,我没面对任何问题,就算我迟缴付税务,内陆税收局也愿意接受定期支付款项。”

“之后我接获一名女子来电声称是内陆税收局人员,要求我定期支付款项,身为负责任的缴税人,我赞同这么做。”

之前没税务问题

但卡比尔惊讶,本月初竟接获一封来自内陆税收局志期10月27日的信函,其中说明内陆税收局自10月2日已在推事庭起诉他。

他怀疑,这与加入团结党有关,因为这之前不曾面对税务问题。

“我很好奇,那封志期10月27日的信函提到法庭程序已在10月2日开始,而这不曾有人告诉我,也不曾收到来自内陆税收局的通告或电邮。”

“我是于10月15日加入团结党,并在本月(12月)初才接获有关信件。”

推事庭今天审案

卡比尔被内陆税收局起诉的案件今天在万宜推事庭聆审,卡比尔也出庭面控,其代表律师是赛依斯干达(Syed Iskandar Syed Jaafar Al Mahdzar)。

根据诉状,内陆税收局向卡比尔追讨2013年至2016年所未缴付的税务。一般上,卡比尔每年会支付8000令吉税务给政府。

推事要求卡比尔拟定一分计划书,以在12月26日前,缴付所拖欠的4万6000令吉税务,推事也择定12月26日进行案件管理。

不明人士拍摄店铺

卡比尔透露,加入团结党后,曾将餐馆部分空间充作团结党登记处,让民众可前来登记为团结党党员,但一些不明人士会前来拍照。

他也控诉,想为外国工人更新工作准证时,也面对困难。

无论如何,他强调,这些都无阻其加入团结党。

“自1980年加入巫统后,我还把巫统党员卡证留在身边。但我不能支持现在的巫统有这样的主席。团结党在安邦招收党员进展不错。”

否认执法含政治目的

团结党总裁马哈迪近期多次公开投诉,捐助在野党的商家受到查税对付。但内陆税收局驳斥指控,否认该局执法行动含政治动机,意图削弱特定政治集团的金援。

此前,内陆税收局连续搜查前首相马哈迪3名儿子的公司,引来政治清算的指控。不过,税收局执行长沙宾(Sabin Samitah)否认其中有政治因素,并强调只是正常执法。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