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听证会遭逼问10小时.扎克伯格全身而退

0

(美国.华盛顿12日讯)美国社交网站龙头“脸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员扎克伯格两天来接受近百名美国议员共计10小时的质询,甚至回应包括他自己的个资也遭窃、承认脸书不能阻止所有不法广告、对国会能否通过此类议案并不感到乐观,惟扎克伯格基本上毫发无损,财富还显著增加了。

扎克伯格在国会作证的第二天明显比第一天要过得更艰难,但面对众议员的尖锐逼问,扎克伯格沉重应对。

扎克伯格于周三,第二天面对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5小时的连番质询,众议员们反覆考验扎克伯格对脸书的了解,质疑脸书收集用户数据的界线,并表达了不满,他们认为尽管扎克伯格多年来多次公开道歉,但似乎并未把保护用户视为优先事项。

回避数据控制权问题

面对立法者激烈的抨击,扎克伯格依旧基本保持了淡定,他回避了关于人们对于自己在脸书中数据有多大控制权的问题,也没有被逼入支持政府新监管举措的死角。听证会当天结束,并没有在议员中形成一致意见,没能厘清他们希望实施什么样的隐私保护立法以及相关的行动时间表。

据路透社报道,在共长达10小时的质询中,扎克伯格有40次回答说,自己手头没有直接回答,稍后再做答覆。约有三分之一的议员都遭遇了扎克伯格这样的回应。

民主党众议员丁吉尔不满地提出:“作为首席执行官,有一些关键事实你不知道。”

扎克伯格不断为脸书的隐私机制辩护,表示用户能掌握自身个资并决定分享什么内容,但他一度削弱上述说词的可信度。

承认自己资料也被出卖

当有议员提到有8700万名用户在未经授权下被“剑桥分析”提取个人资料,扎克伯格表示自己也是其中一名受害者。这个回应,却引起议员质疑──就连创办人也不能保护自己的私隐,用户如何在保障下使用脸书。

民主党议员帕洛内便质问他:“当脸书不能控制用户的资料,那用家们如何能掌控个人资料?”帕洛内再提问,脸书是否可承诺改变脸书设定,最大限度减少数据收集,要求他回答是或否,扎克柏格回答,“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不能只用一个字来回答。”

众议员卢詹提问有关影子档案的问题,扎克伯格此前说明,脸书除了注册会员之外,还会收集那些没有注册脸书的人的数据,原因是出于安全考量,希望藉此防堵诈骗行为。此外,脸书还会收集他们点击广告的情况以便提供与用户更相关的广告。

然而,他在听证会上称,不了解脸书是否收集了“影子信息”,即没有注册脸书的人们的信息。他也无法立即解释脸书究竟拥有每个用户的多少信息。

未发现中俄攫取脸书资料

扎克伯格告诉众议员,脸书并未发现俄罗斯或中国攫取脸书资料的活动,不过他坦承,脸书无法阻止所有的不法广告,“即便投入2万人监控,都不能确保万无一失”。他也表示,脸书目前有200人负责反恐,监控恐怖主义的内容。

在保护未成年人隐私方面,扎克伯格并不打算做出额外的行动。得克萨斯州参议员巴顿提出,可以对所有未成年人实行加强的隐私保护、拒绝分享任何他们的信息。但扎克伯格没有做出保证,并说,许多青少年都希望公开分享他们的意扎克伯格也表示,监管这个行业是“不可避免的”,“网络在世界的重要性日益增加,我认为有必要进行一些监管是不可避免的”。但他说:“互联网在世界各地许多人的生活中愈来愈重要,议员们在制订新法例或法规时,必须谨慎,以免对中小型企业造成伤害。”

除了“剑桥分析”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公司可能会向研究者购买数据。扎克伯格对此回答,“我认为这个数字不会很大”,但他也补充公司会在接下来的审计中,找出更多类似情况。

两天脸书股票增值116亿

在周三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衣着得体、言语礼貌,表现得比周二面对参议员时更加克制,不开玩笑且表情严肃。

他的表现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脸书周三股价收高0.78%,延续周二上扬4.5%的涨势。两天来扎克伯格持有的脸书股票增值约30亿美元(116亿令吉)。

扎克伯格作供带小抄
“不会辞职将炒负责人”

扎克伯格到国会马拉松式作供两日,当然有备而战,有记者拍到他应付质询时带备的“小抄”,内有议员拟提的问题及答案,其中一条是“会否辞职”,另一条则是“有没有辞退任何人”。

“小抄”显示,在“问责”部份有“辞职?”一项,换言之,扎克伯格及其团队预计议员会敦促他为“剑桥分析”

滥用用户资料的丑闻而引咎下台,而“小抄”中显示的标准答案大约是“我创立脸书,丑闻是因我的决定而起,会承担责任,会迎接这巨大挑战,化解风波”。

他可以“承担责任,会迎接这巨大挑战”,但下属则未必这般幸运,在另一条预备好问题“有没有辞退任何人?”,答案则肯定的--“会”,还解释永远会要负责的人承担责任呢!

平均年龄62岁不熟悉脸书
参议员提问“无厘头”

扎克伯格周二的“国会首秀”何以轻松过关?其中原因是不少年长的参议员并不熟悉“脸书”的运作,有些发言不着边际,更甚者连质询对象的背景和业务也搞不懂。有传媒嘲讽这些议员是“不懂科技的爷爷”。网民则讽刺有权监管科技业的议员本身却不懂科技,实在荒谬。

听证会一开始,扎克伯格就摆出了诚恳姿态,对平台数据泄露一事道歉。在场平均年龄62岁的44名参议员,大多围绕脸书冗长的私隐条款发问,甚至有人提出非常基本的营运问题,如84岁的共和党参议员哈奇问脸书服务免费何以维生?呆了好几秒,扎克伯格眨眨眼回曰:“议员,我们投放广告啊。”,哈奇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当然每个人的提问时间只有5分钟,这也许大大限制了对这名脸书CE O刨根问底的可能性,不过这些议员提问的“无厘头”程度,令美国舆论不满。

66岁共和党参议员肯尼迪列出连串脸书应采取改善数据私隐的措施,但他却被扎克伯格重覆告知,有关措施脸书已在实施。

即使年轻如45岁夏威夷参议员沙茨也不清楚脸书的运作,他问:“我用WhatsApp向某人发电邮,脸书能看到吗?”扎克伯格解释,WhatsApp是加密通讯软件,第三方不能看到加密的信息。沙茨再问:“若我用WhatsApp跟人谈电影《黑豹》,那么我在脸书会看到《黑豹》的广告吗?”扎克伯格再解释:“脸书系统不能看到透过WhatsApp传送的信息。”

CNN网站批参议员科技文盲

参议员的低水准提问,让扎克伯格有机会回避未曾回应的核心问题──脸书监控用户数据的规模、为何不向用户公开他们的资料如何被使用甚至滥用,失去传召扎克伯格作证的目的。

C NN网站还不客气地形容许多提问者都是“21世纪科技文盲”,大量问题只是关于脸书是如何运作的这种浅层次问题,足见提问者对社交平台商业模式的无知,这令扎克伯格毫发无损地通过了第一关。

扎克伯格在周三的听证会上收到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一本美国宪法复本。共和党籍南卡州众议员邓肯(右二)在提问环节中对扎克伯格表示要美国宪法复本,有媒体批评这名议员摆出居高临下的姿势。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